傻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  • 来源:玉蒲团 电影_玉蒲团 舒淇_玉蒲团 下载

我八歲瞭,仍然沒上學。一起玩的夥伴們早已背上書包進瞭學堂,隻餘我開始瞭極其孤獨的童年。於是,我一個人便常常光著腳丫去田裡玩泥巴,搓湯圓,捏泥人…
小小的我一直不知道大人為何不送我上學。那年夏天的某個夏午,媽媽到玉米地裡除草,我便背著背簍前去割豬草。
對門的阿姨也在那裡幹活,看見我割豬草,便問我:“華昌,你怎麼不去讀書啊?”
我:“我不知道啊,媽媽沒叫我去。”
阿姨便問媽媽:“碧珍(媽媽名),對瞭,孩子這麼大瞭,問他什麼話都會說,我看決不是你說的他是傻瓜,依我看他一點兒也不傻,什麼事都知道,這樣的孩子怎麼可能是傻瓜?”
媽媽:“我也覺得他一點也不傻,我看他知道的事比他哥哥還多,可是他父親硬說他是傻瓜。”
阿姨:“是不是傻瓜,送學校去不就知道瞭?象你這樣子,八周歲瞭還不送,你們太偏心那大孩子瞭,我總覺得他很聰明,他長大後不會記得你們這樣對他才怪!”
媽媽不再答話,隻是轉頭問我:“你真會記得麼?”
我點點頭又搖瞭搖頭。阿姨看得清清楚楚,媽媽卻隻看見瞭我的搖頭。
晚上,我聽見媽媽對父親道:“華昌滿八歲瞭,我看下半年還是送他去讀書吧,這樣不送他讀書,村裡左鄰右舍說長道短啊。”
父親:“不行。”
媽媽:“怎麼不行?我要送!這傢我說話一點也不能作主?”
父親:“除非他把一二三的三說清楚,你看他,一說就是一二攤,無論怎麼教怎麼大,他就是攤攤攤!哪個孩子象他這樣?而且連做飯都學不會,你看他哥哥,五歲就會做飯瞭。”
媽媽沉默瞭。我悄悄把頭捂在被子裡落淚…
父親是民辦教師,第二天,他很早帶著哥哥去瞭學校。
媽媽要下地幹活瞭,今天她第一次破壞例要我留在傢裡。我已習慣瞭隨媽媽一起割豬草去,突然在傢玩,有些受寵若驚。
媽媽說:“華昌,你知道為什麼不送你上學嗎?”
我佯裝不知。
媽媽:“你父親說你把三說成攤,改不過來,你就是傻瓜,不用讀書的。”
我:“媽媽,讀書做什麼?我就這樣挺好的。”
媽媽:“算數啊。”
我:“算數做什麼?”
媽媽:“你去買東西,算不來別人就坑你。”
我:“那我要讀書,我不能讓別人坑我。”
媽媽:“你說要讀不行,你把三不再說成攤瞭,下半年,就送你去學校。如果改不過來,就隻好等明年瞭,如果一輩子改不過來,就別想上學去。”
我便留在瞭傢裡,應該在五月,玉米剛抽花沒結上棒子,天氣晴朗。
我便獨自一個人努力把三不再念攤。一次兩次…一百次兩百次,我每次聽到自己發出的聲音仍然是攤。我有些煩,開始怨恨自己是真笨真傻,於是便停止練習,從房子旁邊一個兩米左右的坎瘋狂跳瞭下去,口中高喊:“天哪,一二攤,我學不會跳下去摔死算瞭!”
我第一次發現我能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去而安然無恙,心底為自己而震驚。這時,我低頭看見一隻手工佈鞋面,上面兩排扣,每排正好三個,於是撿起來數左邊一排:“一二攤,一二攤…”一邊數,我一邊聽自己發音,還是攤!心道:“怎麼會這樣子?自己怎麼老是發出攤?明明心中說的三啊,聽起來為何是攤?”我拿著那佈鞋面呆站著百思不得其解。呆站瞭一會後,我自語道:“我現在再數數這扣,這次數右邊這排的三個,若心中明明說的三,聽起來還是攤的話,我便不再學瞭,也不奢望上學去。”
“一二攤!”我一字一頓,聽起來還是攤。我再來第二遍:“一,二,攤!”“天哪還是攤,好,我來最後一次瞭!再不行就算瞭。”我心道。
“一,二,三。”我第一次聽見從自己口中發出瞭三音。
我格外興奮,繼續一試:“一二三!”真是三瞭,我高興得連續大吼:“一二三!你真要命!”
從此,我會發三音瞭,我將這一喜訊第一時間告訴媽媽。晚上,媽媽對父親說華昌會說三瞭。父親不信,他不相信教瞭七八年都不會說三的孩子就這樣突然會說瞭。於是,我在他面前試瞭一次,父親才信瞭。
哥哥悄悄對我說:“弟啊,其實我看你比我都聰明,可以前怎麼就不會說三啊,讓父親覺得你是傻瓜,自小就折磨你,弄得我都看不下去。現在好瞭,你也能去讀書瞭。”
那年秋,我背上書包開始瞭學校生活。